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专题专栏 > 遵义市打击侵权假冒工作 > 典型案例
河北山人雕塑有限公司著作权侵权纠纷一案
字号: 分享:

案号2020)黔03民初759(时间:2021410

基本案情:2017年12月,在案外人杨云的介绍下,原告山人雕塑公司与被告众和诚农开公司商谈有意合作贵州省遵义市播州区三合镇刀靶烈士陵园工程中的“刀靶大捷”浮雕工程。2017年12月29日,众和诚农开公司园林部经理杨建飞发送邮件给杨云,告知关于设计刀靶战役大捷的雕塑主题事宜,并附名为《三合·刀靶图纸》的附件,杨云于同日将该邮件转发给山人雕塑公司员工范晓雨(邮件主文留言“刀靶是个烈士陵园,需要设计浮雕,描绘的场景就是刀靶战役大捷。三合是一个广场,16m*32m,设计一座雕塑,主题是雄狮,就是雄狮一样的感觉。”)。2018年1月初,范晓雨完成设计图后,与杨建飞同三合镇政府就浮雕项目设计及报价进行商谈。2018年2月6日、7日、8日,山人雕塑公司通过微信向杨建飞告知雕塑参数、材质及报价信息。

2018年7月5日,被告慧隆建工遵义分公司(甲方)与被告中鼎雕塑公司(乙方)签订《雕塑设计制作安装合同书》,双方就遵义市播州区三合镇商业(创文)示范街及文化广场雕塑设计制作安装工程在工程内容、工艺要求、合同工期、合同价款等内容进行了约定,其中合同价款为145万元。该合同7.2.1条约定“乙方应按照合同约定完成所有雕塑的设计、制作、安装运输至竣工验收的全部工作”。7.2.2条约定“若因本合同设计的相关专利、版权、知识产权等相关事宜与第三人发生纠纷及一切责任,均由乙方承担”。

原告山人雕塑公司一共设计了四张设计图纸以供选择,包括案涉的“刀靶大捷”、“旌旗飘扬告大捷”两张设计图纸。2020年原告山人雕塑公司发现位于遵义市播州区三合镇雄狮广场的涉案浮雕设计侵害其著作权。被告三合镇政府(发包人)与被告慧隆建工遵义分公司(承包人)双方口头就遵义市播州区三合镇商业(创文)示范街及文化广场雕塑设计制作安装工程达成协议,工程地点在遵义市播州区三合镇三合收费站(G75兰海高速入口)附近的广场。审理过程中,被告三合镇政府作出情况说明:慧隆建工遵义分公司承建的位于遵义市播州区三合镇雄狮广场的雕塑,现该工程虽未验收、未移交和未投入使用,但鉴于施工单位前期投入成本过大,拆除成本也过高。经镇党委政府研究决定同意保留使用该雕塑。

原告作品与被控侵权作品见下图:(原告作品)


(被控侵权作品)

裁判情况:一、由河北中鼎园林雕塑有限公司、遵义市播州区三合镇人民政府、遵义众和诚农业开发有限公司、贵州慧隆建设工程有限责任公司、贵州慧隆建设工程有限责任公司遵义分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共同赔偿河北山人雕塑有限公司经济损失及维权合理开支人民币200,000元。二、由被告河北中鼎园林雕塑有限公司在本判决生效后10日内在《遵义日报》上向原告河北山人雕塑有限公司赔礼道歉。

典型意义:政府部门在公益项目上仍应当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工作,否则将有可能承担侵权责任。本案中,山人雕塑公司的设计系通过自己的智力劳动,将三合镇政府的思想范畴的设计要求通过绘画方式进行了具体地表达,该表达体现了山人雕塑公司对三合镇政府设计要求的个性化理解及结果,即由山人雕塑公司进行了独创性的表达,其行为属于独立创作,原告对“旌旗飘扬告大捷”享有著作权。山人雕塑公司创作的涉案权利作品与中鼎雕塑公司被控侵权作品,两者经比对,构成实质性相似。被控侵权作品是由中鼎雕塑公司负责设计并施工,且被控侵权作品与涉案权利作品构成实质性相似,由于中鼎雕塑公司并未提交证据证明被控侵权作品由其创作,其陈述也接触到山人雕塑公司创作的作品,故能够认定被控侵权作品剽窃了山人雕塑公司的涉案权利作品。虽中鼎雕塑公司抗辩称其没有主观侵权故意,但中鼎雕塑公司作为专业雕塑制作人未尽合理的注意义务,明知慧隆建工遵义分公司对涉案权利作品不享有著作权,在慧隆建工遵义分公司没有经著作权人即山人雕塑公司许可的情况下,对山人雕塑公司的作品进行小部分修改后,实施了将涉案权利作品以平面到立体的复制行为。中鼎雕塑公司的行为侵犯了山人雕塑公司对“旌旗飘扬告大捷”美术作品所享有的修改权、复制权、展览权。对于三合镇政府、众和诚农开公司、慧隆建工公司、慧隆建工遵义分公司而言。三合镇政府、众和诚农开公司、慧隆建工公司、慧隆建工遵义分公司均接触过“旌旗飘扬告大捷”设计图,其主观上明知或应知权利作品的来源且事先与直接侵权人具有共同意思联络,客观上实施的未经权利人许可擅自提供权利作品的帮助行为与山人雕塑公司的损害后果间亦具有法律上的因果关系,侵害了山人雕塑公司对涉案作品享有的著作权。故三合镇政府、众和诚农开公司、慧隆建工公司、慧隆建工遵义分公司的行为已经构成《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八条“二人以上共同实施侵权行为,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连带责任。”之规定,属于共同侵权行为,依法应当承担连带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四十九条规定:“侵犯著作权或者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的,侵权人应当按照权利人的实际损失给予赔偿。实际损失难以计算的,可以按照侵权人的违法所得给予赔偿。赔偿数额还应当包括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权利人的实际损失或者侵权人的违法所得不能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五十万元以下的赔偿。”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五条第二款规定:“人民法院在确定赔偿数额时,应当考虑作品类型、合理使用费、侵权行为性质、后果等情节综合确定。” 就本案而言,因山人雕塑公司无证据证明其因侵权所遭受经济损失的具体数额,也无证据证明中鼎雕塑公司等因侵权所获得经济利益的具体数额,故赔偿数额的确定应当依法适用法定赔偿原则,酌情确定中鼎雕塑公司、三合镇政府、众和诚农开公司、慧隆建工公司、慧隆建工遵义分公司应承担的侵权赔偿金额及维权合理开支为20万元。山人雕塑公司创作雕塑作品的本意是借作品的传播以获取声誉及经济上的利益。山人雕塑公司的损失主要表现在因中鼎雕塑公司的侵权行为挤占了其市场份额,失去了从涉案雕塑作品中所获得的利益,但可以通过支付赔偿金的方式得到补偿。由于知识产权侵权本质上是对权利市场价值的损害,当私人利益与公共利益发生冲突时,如果私人利益可以通过其他方式补偿,应当保全公共利益不受侵害。被控侵权雕塑用于社会公益事业,安置在遵义市播州区三合镇雄狮广场,与整个广场形成一体,若将其予以拆除必将造成社会资源的较大浪费。作为大型现代雕塑作品,其载体本身具有较高的价值,从遵循利益平衡原则和有效利用公共资源的效益角度出发,被控侵权雕塑不宜判决拆除。本案中,业主方三合镇政府明确表示不愿意拆除被控侵权雕塑,将继续使用该雕塑,对山人雕塑公司要求拆除被控侵权雕塑的诉讼请求依法不予支持。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面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