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权和他的老茶馆

时间:2012-11-05 08:23:51

来源:中共遵义市委宣传部

作者:

背景色:

中国的茶馆由来已久,据记载两晋时已有了茶馆。茶馆几乎浓缩了整个社会的各种形态,也演绎着一幕幕人间百态。如今街头的茶楼一家挨一家,人们也称茶吧、茶语。我更喜欢这样的释义。每回跟朋友在茶楼喝茶,看着临街的玻璃窗上贴有“茶语”两个字,便会有一种感动在心里温柔地荡漾。 如茶的心事,如茶的人生,正与我们此时此刻的境况暗合。茶比这世上任何人更了解我们灵魂深处那个真实的自我。

米兰·昆德拉说“活在真实里”,贝多芬则说“非如此不可!”西方人如此直率,只需简约速溶的咖啡便可。而茶需要时间,懂得忍耐,洞悉纷乱的人世,纷繁的人际,所以温厚的茶能成为千百年来中国人的最爱。

九十年代初,遵义的茶馆寥寥无几。我记得有一个深圳客商到我工作的单位联系业务,末了向我打听哪里有喝茶的地儿,我一脸茫然,半天想不起。现在倒是满街茶楼,但我心仪的,却依然是茶馆,有着古扑的风格,就像汤权的老茶馆一样。

唐代茶圣陆羽述:“茶之出,黔中生思州、播州、夷州,往往得之,其味极佳。”汤权的老茶馆就在古夷州所在地凤冈,故也有人叫古夷州老茶馆。既是茶馆,当然有音乐,但不是茶楼里惯常通放的那种舶来货,听得神经都麻痹了,不晓得自己身居何处。老茶馆里经常能碰上茶客们围着油漆斑驳的大木桌,手持竹板,边敲打桌子边唱歌来着:

正月采茶是新年,

哥骑白马进茶园。

茶园点得十二亩,

长出新茶好卖钱。

二月采茶茶发芽,

姐妹双双去摘茶。

姐摘多来妹摘少,

摘多摘少拿回家

……

 

那是当地仡佬族祖祖辈辈传唱的茶礼茶歌,原生态的,古扑悠扬,能击中你神经的每一根末梢。听得你忍不住也去找一颗笨拙拙的大木凳,加入到他们中间,和他们一起歌唱。

自然也少不了茶。或是一碗传统的土家油茶,或是一杯古夷州秘制老茶,此茶以凤冈锌硒绿茶为原料,其味甘甜温和,既有很好的口感,又能固气养生。点心配以凤冈民间传统的荞皮、米花,脆而酥爽,岂是一碟瓜子之类的小吃能抵的风味!

在老茶馆喝茶,必是醉翁之意不在“茶”。茶过三巡,你便可以伴着浓浓的茶意去欣赏那些绝世佳品。老茶馆目前有四间展示厅:“龙凤呈祥”、“三阳开泰”、“喜鹊闹梅”、“渔樵耕读”。 “龙凤呈祥”展示厅表现了较为典型的黔北民居堂屋景致;正壁中间是香火下的神柜。神柜两边是半圆八仙桌,当地人逢年过节家人团圆,才摆放到堂屋中间合成圆桌,家人围坐用餐,以示团圆,谓之吃团圆饭。堂物两边摆放钱凳,此为平时闲坐,过年时主人将一年所积银两摆放在此凳上,清点数目。既防腐除锈,又向祖宗奉告了家底。“三阳开泰”展示厅以神柜为主,重点展示木雕文化;其中有四喜闹梅组成的“福”字和有五福捧寿的组合图案等。“喜鹊闹梅”展示厅重点展示了黔北土家族、仡佬族的传统饮茶器物;里面摆放的三个茶架年限出自明清时代或更早时期;有黔北地区独有的具有保温效果的多功能茶架;有上百年历史的仡佬族煨茶罐、铜茶壶、陶瓷茶壶、茶叶罐、暖水壶等。“渔樵耕读”展示厅则为老茶馆核心所在;展示的有清光绪年间凤冈解元任作梅送给他舅父的匾。四扇窗雕窗芯图案分别为“渔樵耕读”。“ 渔”是巧用了周文王渭水河边访贤的历史;“樵”是俞伯牙掷琴谢知音的故事;“耕”的图案是组合尧舜帝开创农耕的场面;“读”是头悬梁、锥刺骨的典故。这间展示厅最精巧的要算太极洞鸾书“天地无私为善积福,圣贤有教养修身齐家”,十六个字全由不同人物的造型组成,并且每个字的人物组合依据字义,或是一个传说,或是一个经典故事。如“天”是哪咤脚踏风火轮的图案,而哪咤在封神榜上被封为天神。有专家认为这是天下的奇书,短短十六个字包涵了中华民族儒、释、道、神话故事、农耕文化等传统文化之精华,堪为稀世珍品。

我们在汤权的老茶馆喝茶时正巧碰到了一位仡佬族老人,他说仡佬族人对茶是极为讲究的,凡事离不开茶,敬祖先要先敬茶,办婚丧喜事要先碰三杯茶,就连提亲,礼物中也必有“一包茶叶一包糖”。

开门见得映山红,

花多叶多开得浓。

心想伸手摘一朵,

不知妹心同不同?

仡佬族青年提着备有“一包茶叶一包糖”的礼物到了女方家,若是女方家同意这门婚事,就会收下礼物,不同意则把礼物还给男方。最有意思的,仡佬族人见面若是问“你喝茶了吗?”意思竟是“你结婚了吗?”表达得含蓄而风趣。

而对喝茶一事,仡佬族人不说“喝”,而说“吃”。一个吃字,便让茶事摇曳多姿起来。

正是丰富多彩的仡佬族文化深深吸引着汤权,二零零七年,汤权的老茶馆经过千辛万苦终于开张了。两年来老茶馆已经收集了上千件土家族、仡佬族传统古老的茶桌、茶几、茶台、茶罐、茶壶等器物。为了收集这些器物,汤权目前已经投资了近一百万元,而回报寥寥无几。看不出他有多沉重,只说,不怕,我有相馆支撑着呢。

但我在很多个瞬间,捉到了他的疲惫与孤独。

汤权是仡佬族人,今年四十七岁了。他学医,专业是放射透视,后来改行在凤冈县对外宣传中心从事新闻采访工作。从医十六年,汤权曾为无数人做过拍片透视。我总想,他一定能读懂茶语,洞悉人类光鲜衣着后面的每一根软肋。

在风冈县,或许有人还不知道老茶馆,但没有人不知道星光图片社。二十多年了,星光图片社为凤冈人留下了一张张关于生命的记忆。星光图片社同样是汤权的骄傲,是汤权初涉商海,把它从一个简陋的图片社演绎成为目前凤冈实力最为雄厚的婚纱摄影基地。

说起文物收藏,起始于二零零三年。爱好摄影的汤权买了辆越野车,在乌江河边搞摄影创作,发现总有四川那边过来的人在收购旧物。原来由于构皮滩电站的建设,搬迁中的老百姓把很多珍贵的仡佬族茶具视为废物,或损坏,或丢弃,或廉价出卖。看着那些手艺精到的雕刻,汤权心痛之余,飞快地按动快门,想用相机留下来一些记忆。后来又觉得不能眼睁睁看着这些文物消失贻尽,情急之下干脆干起了收集。这事不做也罢,一旦上了路,汤权就打算一直走下去了。有次汤权在亲戚家看到一个仡佬族传统茶几,找亲戚说了半天好话,这亲戚就是不卖给他,汤权心里挂着这茶几放不下,只好求助于那些收破烂的,让他们比着样式一村一寨地收。三个月后的一天,终于有人在花坪镇一户农民家里收到了,人家看汤权那样喜欢,一口咬定要了汤权二千元。

是啊,开始仅仅是喜欢,就像一个难落俗套的爱情故事的开始。好感或者喜欢可以缘自一个或深或浅的理由,因为没有责任和约束,不致衍生痛苦。当某一天倏然发现喜欢已经变成热爱,伴随而来的就是痛。汤权就陷入了这样的境地。一切与茶有关的文物都让他朝思暮想,夜不能寐。他说,这是艺术,是文化,不能让它们消失了,得有人把它们留存下来,传承下去。

    我于老茶馆只是一个偶尔的过客,我在那里穿越时间的阻隔,听到了一个民族的心跳,触到了一个民族的影子。老茶馆于汤权,却是情之所依,魂之所系。他的一生注定与那些斑驳的古物相随相伴,酸甜苦辣,浸润其间。

责任编辑:
纠错 打印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