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里茶香,今夜无眠

时间:2012-11-05 08:22:41

来源:中共遵义市委宣传部

作者:

背景色:

平素间我十分喜爱喝茶。就是不懂茶。不论什么花茶、沱茶、绿茶、红茶等一股脑来者不拒,喝下去从未细细品味过,也不深究茶的起源和文化。感觉就是水,一种饮料,一种可以寄托情感的引子罢了。但每天都离不开它,上班喝,写作喝,看书也喝。茶的档次也未计较过,有什么就喝什么。只是偶尔觉得有些好喝,有些不好喝。但这次茶文化的采风活动让我这个对茶的局外人,或者说是门外汉。却给予了深深的震撼和当头一击。回来的当晚,我感觉到了十里茶香的味道,彻夜未眠。

趁着这股兴奋劲,慢慢回忆起过去三日的采风。我倍感人生如茶,茶如人生。并深深爱上了这方热土。黔北青山绿水,低纬度,高海拔,适宜茶叶生长的沃土。在唐代,一代宗师茶圣陆羽在《茶经》中记载:“黔中生思州、播州、费州、夷州……往往得之,其味极佳”。北宋乐史撰《太平寰宇记》江南西道载有:“夷州土产茶,播州土生黄茶。这些都说明了黔北以前是种茶的地方,有着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又如我国古籍中记载有“茶从西南出”之说,现已在贵州发现了很早的茶树种子化石,并收藏在贵州湄潭茶研究所里。并且贵州是我国最大的茶原料提供省,所供原料有相当数量被加工成龙井、碧螺春等名茶在市场上流通,其口感、香气、外形甚至胜过某些原产地的茶叶。我对此深感疑惑,为什么不自己加工生产呢?打造自己的品牌。带着疑惑,我们来到了湄潭茶叶种植基地、茶产业加工厂以及凤冈、务川、正安等地。所到之处,茶叶飘香,只见满山的茶树,郁郁苍苍,一派茫茫无垠的绿色世界,山是绿的,水是绿的,风是绿的,阳光也是绿的,就连人也似乎被绿色渗透了。那溢满身心的绿啊!以后,每当看着茶叶在明亮色翠的汤中翻腾起舞,嗅到一阵阵清香,仿佛我已置身在那绿色苍苍的山中了。花的事业不用说是美丽的,叶的事业亦美丽,恐怕要数茶人更能够体会了。我们所做的,正是把山水的精华带到市井中来的事业。托起一片天。我们见识到了各县领导对茶产业的重视和热情,产量和指标,经济投入和优惠政策,激励措施和引进外资等等,掀起了一番茶产业的新高潮。但是这样的例子,正如我们泡茶,好茶要用好水来泡,方可取得最大的美。明代张大复在《梅花草堂笔谈》中写道:“茶性必发于水,八分之茶,遇水十分,茶亦十分;八分之水,试茶十分,茶只八分耳。”自古爱茶之人对于泡茶用水极为讲究。在可以选择的情况下,泡茶用水首选山泉水。因为山泉水大多由山岩断层细流汇聚而成,富含二氧化碳和各种对人体有益的微量元素,经过砂石过滤的泉水,水质清净晶莹,含氯、铁等化合物极少,用这种泉水泡茶,能使茶的色香味形得到最大的发挥。我们有了茶,需要去推广,去挖掘,需要如同山泉水这样物质的东西去促动,方能获取成功。这又如同千里马,需要伯乐赏识。如何才让伯乐知道千里马的存在?那需要什么?如今是信息时代,需要的是媒体推介,即我们所谓的“网络推手”。一篇美文可以让人陶醉,一片香茗可以让人回味,一条信息可以风靡世界。

如今,湄潭建起了“天下第一壶”,凤冈有了“古夷州老茶馆”、仙人岭的“茶圣-陆羽”塑像,务川有了茶的活化石“大树茶”,正安引进的安吉白茶都各有特色。这样的茶文化,非一日之功所形成的,需要慢慢地浸泡。如同我们泡茶。 没有温度的水,不能完全浸泡出茶的味道;沸水煮茶,短时间内就挤尽了它的所有,对物对事却也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于眉间心头了。日久生情,应该是七十度左右的热水泡茶了。没有沸腾的急促和催迫,开河的春水一样,慢慢的融,细细的流,轻轻的唱。淡香,是一个眼神的问候;一个笑容的默契;一个侧影的留恋……你有的是时间慢斟细品,由舌尖到心灵,由眼睛到灵魂。只有在生活的磨砺中所产生的文化才能恒久。无论是谁,如果经不起世情冷暖,浮浮沉沉,怕是也品不到人生的浓香。日子过得久了,历经了人情冷暖,就像那三滚后的茶叶,慢慢地沉入了杯底,用沉默来作为惟一微笑的表情,而那温软的茶水也就像我们的内心,足以接纳一切友善的或是不友善的表情。有一种场景总让人如痴如醉,不胜神往:窗外潺潺的雨夜,屋内融融的炉火,闲闲地一捧香茗,一卷诗书。红袖添香的意境,不亦乐乎哉!

如是说,爱喝茶。说行随心性也好,说附庸风雅也罢,至今仍不敢称而只称,却也由只喝得出茶的苦涩,得出茶的清香,至如今。无茶的日子,真的觉得平淡、索然无味。于我而言,最喜欢在一个寂寞的雨夜,泡一杯清茶,独坐在窗前,看落叶飘零,听雨敲窗棂,在氤氲的茶雾中,在淡淡的茶香中,品清清浅浅的苦涩,想浓浓淡淡的心事。轻轻晃动手中的茶杯,看淡绿色的茶或针或片,忽上忽下,簇拥着,沉沉浮浮,变换着不同的位置,试图寻找一个属于自己的最佳平衡点。这正如我们所去的黔北的几个茶产业县,它们正是在不断地改变策略,不断地沉沉浮浮中变换着自己,力求找到好的突破口,明确适宜自己的最佳的位置。譬如湄潭的翠芽,凤冈的锌硒有机茶,务川的大树茶,正安的安吉白茶。
    呷一小口茶,任清清浅浅的苦涩在舌间荡漾开来,充溢齿喉。之后,深吸一口气,余香满唇,在肺腑间蔓延开来,涤尽了一切的疲惫冷漠。人仿佛也醉了,朦胧中,久久不愿醒来。
    是夜,茶香满室,杯中茶由淡变浓,浮浮沉沉,聚聚散散,苦涩清香中慢慢感悟:一枚枚细细的茶,经过长时间的冲泡之后,依然吐出浓郁的清香?这不是一种超然的生命吗?我时常在想,打造一个品牌,拯救一个市场,看它能否经得起长时间的冲泡?成功也许有很多的哲理都蕴藏在这杯茶里了。如今,黔北茶产业的迅猛发展势头,可否正如杯中茶?希望从这里起飞,就需要许多人的努力,甚至几代人的努力。文人墨客生花的妙笔,原生态的茶产业文化,高品质、无污染的茶叶质量,汇聚到一起浸泡,一起云卷云舒,一起沉沉浮浮,相信,这样的成功路在不久的将来会云开雾散,一并带动黔北乃至贵州整个农业经济的大发展。

十里茶香,今夜无眠。茶叶的品质在于文化。好的茶叶倘若没有好的茶文化为依托,没有厚重的茶文化底蕴润色,从何谈起茶产业的腾飞?我们可以从茶叶里获得启示:命运在茶叶离开枝头的那一瞬间,便剥夺了他们的自由和活力。杀青……揉搓……焙烘……一切都由不得他们自己,只能是无限制地适应。为此,它们不得不把生命收缩到脆弱的极限,生命从此不再润泽。唯一能证明他们的是那依然的绿。它渴望水。只有在水里,它的生命才能得以舒展。水来了,却带着那种霸道的、意欲征服一切的、不能停止冲突的激情。冷露清泉自它离开山体时,就已经彻底地跟它陌路了。在沸腾的热情里,它左冲右突,总逃不出堡垒一般的禁锢。它只能再一次选择了适应。它慢慢地打开自己,饱吮了水的激情,也奉献出自己生命的绿,所以茶水含着醇香。但是失去了自由,任命运浮沉的不甘,又让它的味道染上了浓浓的涩。不管个中滋味如何,叶子和水虽然还是形体迥异的,但已经彼此渗透,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由此可见,茶产业和茶文化就犹如这里所谓的茶和水,相互渗透,彼此依托。茶产业的发展就如同茶叶离开枝头的一瞬间,需要经历种种坎坷、磨难,但唯一不变的绿正如我们茶产业发展的信心和活力。贵州茶之所以没有走出全国,走向世界。其中之一就是我们的茶文化发展还很滞后,需要大力去挖掘和培植。

责任编辑:
纠错 打印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