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与苦丁茶

时间:2012-11-05 08:21:48

来源:中共遵义市委宣传部

作者:

背景色:

    只要是有父母在,儿女长齐天高,也还是棵豆芽菜。可不是,我儿子海,三十多岁了,自家的女儿都快读书了,还是象个儿子,一天就找他老子一一我的麻烦。

    “爸爸,跟我寄点海椒来吧!要虾子的朝天辣,深圳没有。”

    “爸爸,跟我寄点黄糕粑来,要南北镇张家的哟!深圳没有!”

    “爸爸,跟我们寄点蕨苔来吧!你儿媳说想吃。啊!要米蕨,快点呵!”

    听着听着,鬼火一冒,一大句跟他粗过去:“快点快点!你老子明天就跟你把遵义的‘牛家湾菜市’搬到深圳来,该好了吧!”不过,吼归吼,骂归骂,我虽然嘴上唱着“坚强如钢”,肚里却哼着“心太软”。第二天还不是照单寄了过去。蕨苔湿的寄去怕坏,干蕨苔也寄了些去。其实,远在千里外的儿子,想要点家乡的东西,不过是种家乡情结,也不算什么奢求。只是心想这回要清静一段时间了吧!哪晓得,没隔两天,儿子又打来电话:“爸爸,深圳今年热得很啰!还没进伏天,气温就达四十来度了。快点跟我们寄点苦丁茶来清火解暑吧!你孙女的嘴巴都长滿了火泡泡,吃深圳的‘王老吉’也退不了火。啊!要余庆产的苦丁茶哟!深圳没有。谢了!拜拜!”

    儿子真是狡滑狡滑的,连珠炮似的跟我发了指令后,怕我不执行,就把“小皇帝”推出来当令箭,让我这个爷爷大将军,有屁都只能忍住了。其实,儿子也太低估他老爸的思想水平了吧!对事情的大小轻重,我还是拿揑得准的。我晓得,深圳是热带气候,炎热,干燥,外地人去到那,就当孙猴儿跳进老君炉,不炼上一段时间,是适应不了的。儿子大学毕业后,就去了深圳,一个人苦打苦拼十多年,终于在深圳安了营,扎了寨,娶了妻,生了子。但那小子可能跟某些报刊记者学过技巧:报喜不报忧。打工的过中苦楚从不向父母透露,我们问他什么,他回答简捷,一个字:“好!”再或,两个字:“可以”。只是每年他都要我们给他寄余庆苦丁茶,可能是为了适应气候,也可能是他从小就喜欢喝余庆苦丁茶吧!

    儿子从小生长在余庆。是因为我从遵义中专毕业,分配到余庆工作了二十年,娶妻成家的原因。余庆人喜欢喝苦丁茶。热天用来解暑,冬天用来待客。无论农村城镇,除了很特殊的家庭,家家每天都要泡一大壶,农户人家则是熬一大缸。特别是热天,人们回到家,就要咕咚咕咚地喝一气,不讲碗数,不记杯数,喝得肚子里清凉凉的了,才会罢休。苦丁茶好喝,黄褐色的茶液清亮亮的,喝时有些微微的苦,喝后便是淡淡的甜,使人心清神爽,大人娃儿都百喝不厌。儿子上学回来,也学着大人一样,抱着大壶嘴咕咕地喝,摇起身子,有些叮咚声了,他才放嘴。余庆苦丁茶是野生的,山乡里到处都长,传统制法老叶嫩叶小枝细桠都可入茶,方法简单,把采来的枝叶淘净,放进开水氽一下,捞起晒干,那茶叶片就变成古铜色的、亮铮铮的了,用竹篮装存起来,要用时,抓几片,放进开水,泡几分钟就可以喝了。乡场上苦丁茶卖得很贱,一块钱就可买一大提篮,供一般人家吃上一年。

    在茶的家族中,苦丁茶的身价只能算个“棒棒军”,但它的茶品,却是异常高尚而珍贵。它的生长,无需太好环境和条件;它的制作,无需昂贵的设备和复杂的程序;它的筛选,也无需大堆大堆的人去侍候。它一生朴实无华,厚道无私,心甘情愿地为人们躹躬尽瘁;它不与族类争宠,滿身功夫,深藏不露。啊!你看不出。好!我给你讲讲。明代医学家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记载苦丁茶:“苦平无毒,南人取作茗,极重之。今广人用之,名曰苦登。”明代史书还记载,太祖朱元璋服了苦丁茶,顽疾不治而愈。从此,苦丁茶也就成了宫迋.供品,一时间洛阳纸贵。鸭片战争后,英国殖民者在广州租界,设点收购苦丁茶。换谷三十担,值银六十两,有片片新芽片片金一说。嘿!“…猛回首,她在灯火栏栅处。”

    在余庆时,有天我和儿子下河洗澡,看见他身上的汗毛又长又黑,就说:“海儿,你长大了,可能要吃些苦哟!”儿子却说“苦我不怕。苦丁茶苦的,我也敢喝,先是苦的,后来就变甜了嘛!”我大惊!咦!这个娃儿不简单,还会深入浅出,跟他老子讲辩证法?!笑话后细思,儿子身上象是有种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是什么呢?…

    不要说,儿子还真有口福,他电话来要苦丁茶的第二天,余庆的一个老友就给我带来一盒苦丁茶。是余庆松烟狮子场产的,说是新品种、新工艺,包装极精致,有点象一千多元一盒的月饼那样的包装。我没见过,又想看,打开时手颤颤的。打开来,见两个圆筒躺在金黄锦缎中,就象皇帝老儿和皇后在睡觉。筒内就是塑料袋儿装着的苦丁茶。模样变了,完全没了传统苦丁茶的粗犷、朴实。老友说,它是采高山细叶苦丁茶的尖儿制成的,纯天然,无污染,叶芽细秀、深绿,茶汤碧绿,叶底青绿,细品,先是微微的苦,后是淡淡的甜。被茶叶泰斗庄晚芳先生称为“绿色金子”。这样一盒,真要一千多元一斤呐!好珍贵哟!我想尝点,立刻想起大观园的刘姥姥,拆开又怕损了它的珍贵,就原封不.动地寄给了儿子。

    不几天,儿子来电,说茶叶收到了,太精美,他没敢喝,只开了一盒给女儿喝,其余的就连盒放进存列柜,权作纪念品。想家的时候,打开看看。女儿喝了苦丁茶才两天,火泡就消了许多,看来余庆苦丁茶名不虚传,确实不是“假茶叶”。我好高兴,我家孙女这个“小皇帝”,和明太祖那个大皇帝,都是用苦丁茶治好了病,说不定我家乖孙女还真有点皇家命呢!高兴还没完,儿子电话又说了,“爸爸 ,原先我们在余庆吃的那种苦丁茶,给我寄几斤来吧!我还是习惯喝那种。”

    哼!真是高山猪吃不成细米糠,有福都不会享。我一气,就给他寄了十二斤余庆苦丁茶去,滿滿的一大箱。让他一月吃一斤,吃得人都绿荫荫的。不久,儿子来了信息,是通过电脑扣扣发来的。心一急,手忙脚乱,咋就找不到儿子的扣扣名了呢?干脆,把“我的好友”从头到尾点一遍,看他会藏到哪里去。谁知,点第一个就是儿子的哩!扣扣名是“一片苦丁茶”。这个憨老头哟!在父亲心中,儿子始终是第一位的呀。

    “爸爸,你怎么知道我们科室会是十二个人?寄来的苦丁茶刚好一人一斤。他们好高兴,让我代他们谢谢你老人家,深圳这地方太需要苦丁茶了。”看完短信,我老眼一片泪花。儿子真是长大了哩!

    我终于明白了,从小喝余庆苦丁茶长大的儿子身体里,始终珍藏的那个东西,就是苦丁茶的“品”。我们人哪,大多只知品茶味,不知品茶品,更不知学茶品,如果人人都有苦丁茶的“品”,这个世界该有多好啊!。

责任编辑:
纠错 打印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