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田地膜,为何好用不好收?

2016年03月02日

来源:中国农业技术网

作者:


    1979年,地膜覆盖技术从日本引进我国,为我国农业带来了一场“白色革命”,极大地提高了我国部分农作物的产量和效益。在我国北方广大的旱作区,地膜覆盖技术更是粮食生产的关键技术,能大面积使农作物产量提高30%左右,为保证我国粮食安全做出了重大贡献。

    如今,越来越多的农作物运用地膜覆盖技术。截至2011年底,我国地膜用量达到125.5万吨,覆盖面积已达3亿亩。据测算,未来10年,我国地膜覆盖面积将以每年10%的速度增加,有可能达到5亿亩,地膜用量也将达到200万吨以上。

    然而,随着地膜覆盖技术大规模应用,另一个问题也日益显现:使用后的地膜,由于没有及时回收,正在成为新的农业污染,对农业生产构成潜在威胁。那么,地膜究竟好不好回收?残留在农田里的地膜究竟有哪些害处?怎样才能有效解决这些难题?日前,记者进行了相关采访。

    地膜不及时回收,农田生产隐患多

    地处我国干旱半干旱区的甘肃省,地膜覆盖面积已达到2000多万亩。农用地膜为当地带来了粮食高产,同时也带来了环境问题。“废旧地膜带来的白色污染,已是甘肃省最突出的农村环保问题了。”甘肃省环保厅农村环境监督管理处处长张文荣忧心忡忡。

    正如张文荣担忧的那样,记者在这些地区采访看到,大量废弃的农用地膜散落在乡村的田野道路、河滩沟渠。一阵风吹过,田间、树梢、屋顶,残膜飘飞随处可见,废弃地膜带来的环境污染着实令人堪忧。然而,废弃地膜不仅仅带来“视觉污染”,更为严重的是,它还会对农业生产构成潜在威胁。

    “普通地膜是石油化工产品中的聚乙烯为主要成分吹成的,极难分解,一旦进入农田将会长期存在于土壤中,并带来一系列的危害。”中国农业科学院农业环境与可持续发展研究所严昌荣研究员告诉记者,由于地膜不易分解的特性会形成累积污染,残留农膜会影响农田中水分和养分运移,降低土壤的肥力水平,造成土壤板结,致使农作物出苗慢、出苗率低,最终导致作物减产。此外,地膜常常与秸秆、牧草混在一起被牲畜误食,导致牲畜死亡。而不断积累的残膜,还可能缠绕在犁头和播种机轮盘和犁齿上妨碍耕作。

    调查数据显示,我国部分长期使用地膜覆盖技术的农田土壤中地膜残留量在71.9~259.1公斤/公顷。尤其是西北干旱地区,这些残膜分布在0~30厘米的土壤中,并随着覆膜年限的增加而将继续增加。

    “现代农业生产离不开地膜覆盖技术,但地膜不及时回收,污染农田,最终还是会影响我国的农业生产。”严昌荣说,眼下废弃农膜带来的危害不断加重,成为土地不能承受之重。

    多种因素制约,地膜回收成难题

    地膜残留危害如此之大,废膜回收情况如何?

    “难!回收成本高,也卖不了几个钱,大家的积极性都不太高。”青海省民和县古鄯镇七里村村委会主任韩德胜告诉记者,一般情况下,一个农民捡地膜一天最多只能回收半亩地,而现在人工费一天就要上百元,所以大家积极性不高。有时,农民们为了抢农时赶紧播种,直接将残余地膜连同泥土一起翻入到土壤中,造成地膜残留。

    人工捡拾的成本高,运输的成本也不低。据青海省农业厅相关负责人介绍,按照每亩地至少需要地膜6公斤来计算,青海省地膜的使用量有600万公斤。若要用10吨的卡车运输的话,也需要整整600辆。

    同时,地膜本身材质过薄,易破损,也是回收难的因素之一。“目前,我们国内使用的农用地膜厚度为0.006毫米~0.008毫米,与国外使用的0.015毫米相比,强度小,很薄,不好回收。”中国农业科学院农业环境与可持续发展研究所何文清博士对记者说,大而厚的地膜农民还能用铁叉等工具来清理,而太薄太小的地膜农民只能用手捡,想要用机械来回收,那就更不可能了。

    地膜太薄易损,人工捡拾成本高,那么,企业参与地膜回收效果如何呢?

    据了解,勉强清理出来的超薄地膜残片大面积小,往往与根茬、泥土混杂在一起,清洗难度大,同时地膜光照后自然风化,塑化性严重降低,几乎没有循环再利用的价值。而用废旧地膜制造出来的再生塑料颗粒粗、色泽暗沉,不少质量难以达标,售价低廉,一些农用地膜企业也并不愿意参与回收。

    “一些企业产品质量不合格,而我们农民对地膜回收也不够重视。”何文清坦言,“由于地膜是按照重量出售,对于农民来说,使用的地膜越薄,成本就越低,这让很多超薄地膜在市场上走俏,导致了回收难等地膜污染问题的出现。”

    提高地膜回收率,专家建议加强防治技术加大补贴

    “残留地膜要真正分解,至少需要上百年的时间。既然农业发展离不开覆膜技术的应用,那我们就必须高度重视地膜回收的问题,遏制地膜污染的出现。”严昌荣对记者说。

    严昌荣认为,地膜质量是影响地膜回收率的重要因素,而目前我国地膜标准偏松,厚度不够,应尽快修订完善相关标准加强质量监管,并综合考虑资源成本,提高地膜拉伸负荷、耐老化性能,研发高强度、耐老化、易回收的农膜产品,或者是成本较低的可完全降解的生物膜。甘肃省农业生态环境保护管理站站长张玉辉也表达了同样看法,他说,只要适当增加地膜厚度,令其方便回收,且回收后仍有再生利用价值,地膜就可以顺利进入回收再利用的循坏链条中。

    “除了修改‘国标’,各地还应该因地制宜、因作物制宜推广地膜覆盖种植技术,尽可能地减少地膜的投入量,推广一膜多用、延期利用的技术,在不影响作物生长和粮食增产的前提下,适当减少地膜的田间覆盖度。”严昌荣认为,各地应该加强对适期揭膜回收技术研究,根据不同作物种类、不同区域条件、确定最合理的揭膜时间和揭膜方式,提高地膜回收利用率。同时,还要加快研制成熟适用的残膜回收机具。

    “当然,除了技术支撑外,更重要的是,政府应该加强宣传,并制定财政补助政策,对农民使用厚度大于0.008毫米的地膜所增加的投入成本进行补贴,同时也在采购回收机具上给予补贴,调动农民回收的积极性。”严昌荣补充说,“只有让农民意识到污染问题的严重性,才能从源头上制止污染产生。”

    另外,严昌荣还建议加强对地膜残留污染的调查与研究,开展全国性地膜污染等级摸底调查,因地制宜确定不同的发展和治理措施,对耕地开展长期的监测与跟踪,并加快建立农田残膜污染防治技术体系,加强农田残膜回收与资源化利用成果的转化应用。同时,加强生物降解地膜的研究,为彻底解决地膜残留污染进行技术储备。

    据了解,目前新疆、青海、甘肃等地,已经开始重视地膜残留的污染问题,并在不同程度上采取措施鼓励回收,已经收到一定的成效。

    “土地关系到我们子孙后代,如果我们都能重视这个问题,早日解决,农业才真正实现可持续发展。”严昌荣希冀道。

责任编辑:

相关阅读